iaia

【Mort中心】王国回忆录(下)

(上)  (中)


那时候的我天真地以为自己一直将Mort的世界和我的世界分得清清楚楚,只有每一天下午的时候我才会在这个充满幻想的世界遨游,而当下午结束的时候,我就会毫不犹豫地将它抛在脑后。我以为自己只把这些神奇故事当作生活中的小小点缀,却没有意识到事情已经悄然变调。

 

有一次Mort不经意间提到:“国王最后和一头熊结了婚。”

 

我立刻发问道:“他娶了一头熊?狐猴可以娶熊吗?”

 

可Mort不管我焦急的疑问,继续漫不经心地说:“这有什么奇怪的,我结过12次婚呢,个个都不一样。其中10个老死了,一个是骗子,还有一个跟别人跑了。嘿嘿!”他咯咯笑了起来,好像这是什么有趣的事情一般。

 

“可是……”“你为什么不问我国王是怎么遇到一头熊的呢?”Mort的这句话把我的疑问堵在了嘴边。我一时语塞。是啊,明明遇到一头熊并和熊坠入爱河才是最不可思议的吧,而我的第一反应却是把重点放在了一段跨物种的婚姻上。这说明了什么?说明我的潜意识里已经相信了这些明知不可能的神奇故事了吗?

 

我不禁笑话起自己,怎么可能!相比之下,还是Mort结过12次婚这件事更可信一点。

 

可当我经过那片小湖的时候,却不由自主地构想起水上滑梯的蓝图。当我在树上荡来荡去的时候总觉得不够刺激,妄想着一张能让我一跃而起直冲青天的蹦床。当我路过那块空荡荡的石台时,我总会禁不住驻足发呆,回想起Mort故事中那派对的盛景。一阵颤栗在我的身体中划过,从我的脊背到我的尾巴尖。一种欲望在我的身体中蠢蠢欲动着,不安分地敲打着我的胸膛,让我的血液胡乱滚动着。我迫切地想要摆动我的身体,摇动我的尾巴。

 

狐猴是不是天生就该跳舞?这个念头蹦了出来。可还没等我用试图动起来“跳舞”的本能证明这一点,一圈还没转上的我就骤然失去平衡仰面摔倒在地上。

 

我躺在地上久久没有起来,心里竟然愤然不平起来了,为这我想要触碰却永远触不可及的一切而愤愤不平。

 

我这才悲哀地发现,原来我早已深陷到Mort的故事中去了,在我自己都没察觉的时候。

 

我本来是真的一点都不相信Mort的话的,对于那些奇妙的故事我都能在欢欣赞叹后一笑了之。可是,也许是Mort一副斩钉截铁的样子潜移默化地说服了我,也许是我本身就对那个瑰丽的世界充满了无限的渴望,也许是这些故事中有那么多宛如真实世界的详尽细节,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早已经沉溺其中了。但我又同时清楚自己深信着的是一个完全不可能的故事,于是这下我也成了一个“Mort”,在狐猴们还有之前的我眼里的Mort正是一个同样可悲的形象。不同的是Mort坚信着一个幻想的不可能的过去,我期盼着一个幻想的不可能的未来。

 

就连原本我最喜欢的午后故事时间,如今也愈发让我苦闷,当Mort开口讲述那一段段奇妙的历险时,我听到自己心里的一阵阵嘲笑:这些有趣的经历是你永远也不可能拥有的!我身处的难以突破的现实不断侵蚀着我,让我沮丧万分。

 

我的愁眉不展一定非常明显地表现在了脸上,因为Mort都停下了他的一番对于“国王的完美的脚”的狂热赞誉,歪着头细细打量着我:“你怎么不开心啊,耳朵都耷拉下来了。难道朱利安国王的脚不够吸引你吗?”

 

“你不会明白的。”我闷闷地挤出几个字。

 

直到有一天早上醒来,我感到前所未有的空虚和无聊。

 

我回想起昨夜的梦,那是一场我从未见过的盛大派对。激情澎湃的音乐,绚丽多彩的灯光,千万只狐猴跟随节奏一起摇头摆尾地舞蹈。还有那只最耀眼的环尾狐猴,所有的光芒都聚集在他的身上,他的舞是跳得最动人的。而当我试图靠近去细看他被明亮的灯光模糊了的脸时,一切便戛然而止。我一下子堕回了现实。

 

我怅然若失地坐了一会儿,走了出去。我望向清晨的丛林,我看到了朝阳,晨露,彩虹,这换做在平时会被我大加赞美、静静欣赏的一切,此时此刻的它们依旧是美丽的,却好像少了一丝生机。从枝叶间透出的阳光显得那么苍白无力,青叶上的露水折射出的只是阴森的寒光,就连彩虹的那一道弧度也成了对我嘲笑的扭曲嘴角。这些原本习以为常的现实,一时竟令我再也难以忍受了。

 

我当即冲向Mort的小木屋,我从未像这样急切过。几乎是刚看到我的身影,Mort就迫不及待地开口:“你知道吗,有一次国王允许我抱了他的脚,那次是因为……”

 

我毫不留情地打断了他:“不,我不要听这个!”然后我一把将Mort抱到了我的面前,不顾一切地倾泻出我的全部疑问。我现在就要知道Mort故事的全部始末!他们的旅途终点究竟是什么?他们定居在马戏团之后发生了什么?Mort是为什么又是怎样重新回到马达加斯加岛的?为什么只有他回来了,他的伙伴们呢,他的国王呢?那个完美的传说中的国王陛下,最后到底怎么样了?

 

我紧紧盯着Mort,好像错过了他的脸上的一个细微的神情,我就会错过一切答案,我的生命、我的希望此刻仿佛全部依靠在他的答案上了。我一直无法相信Mort,就是因为每一次我为他想到的合理的解释总会被故事中的另一些不合理所打破,所以这一次,请给我一个完整合理的解释吧!拜托了,给我希望吧,让我能够继续相信这一切,相信我没有可悲地沉浸在一个虚幻世界中,相信在这个枯燥乏味的现实之外真的存在这样的一个奇幻世界吧。

 

可我所看到的只是一个懵懂地呆呆盯着我的Mort。他似乎是被我突如其来的一串问题和完全不似平日的焦虑态度吓到了,半晌,他才细声细气地磕磕绊绊开口:“好、好,我想一想,我想一想,最后到底怎么样了,怎么样了……”他反复地低声喃喃自语着这些问题,念叨着“国王在哪儿”,来来回回地在原地踱着步,他的大眼睛眯了起来,困惑地紧紧皱着眉。他看起来竟比我还要焦虑了。

 

“我不知道,”最终他用很轻很轻的声音开口了,Mort拼命地摇着脑袋,翻来覆去地说着,“我不知道。”

 

他说他不知道。

 

“我也想找到朱利安国王和他的脚,也想找到其他伙伴,我找了很久,但完全找不到。”他抬起头望向我,大眼睛里唯有迷茫,“我真的不知道呀。”

 

我颓然坐到了地上。我突然觉得很累,再也没有力气去追究、去证明这一切。在先前的日子里不断渴望着神奇的那番热血突然间被耗尽了,我心中不安分的鼓点突然消失了,只剩下毫无波澜的平静。

 

我失魂落魄地走在路上。一时间,所有的事物都引不起我的兴趣了,我的身体还在走动,还处于现实世界,可是我的心已经丢失在一个不知在何处的未知世界了。

 

“你到哪里去了?”爱玛姑姑严厉的质问声勉强让我从恍惚间回过神来。我抬头看看四周,原来我正大摇大摆地走在一条明显和Mort小木屋相通的小道上。这下可好,平日我一直都小心谨慎地避开其他狐猴的视线,偏偏今天那么不巧,还让爱玛姑姑给发现了。我窘迫地躲闪着她的视线。

 

见我支支吾吾说不出所以然,爱玛姑姑不悦地皱起眉:“我早就注意到了,这段时间你一直神神秘秘的,天天魂不守舍,你到底想干什么?”

 

“开派对,跳舞。”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太迟了,我的嘴不受控制地替我回答了,我听到自己的声音宛如梦呓般喃喃着,这些天的渴求和梦想在我的眼前不由自主地浮现,“说不定狐猴真的是可以跳舞的呢!我们的生活也许真的可以变得更有活力,更丰富多彩的!我们再也不用像这样单调地生存……”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爱玛姑姑就一巴掌狠狠砸上了我的脑袋。

 

她边打我边厉声斥道:“你这个混小子!看来你肯定是去找那个怪家伙去了,听信了他那些派对跳舞的不切实际的疯话!这些乱七八糟的随便听听就算了,反正全是假的,你还整天想着它们!天天沉溺于幻想之中有什么用,你还要不要生活啦!”

 

我捂着头连连知错求饶,爱玛姑姑停了手,却说道:“你知道错了,那我的话你懂了吗?”

 

我懂了吗?那一天剩下的时间我都不住地扪心自问。

 

此后的几天里我都没有去拜访Mort。我只是拼命地思索着,可我的脑袋里乱糟糟的,到底在思索些什么,我还真说不明白。

 

最终我决定再去找一次Mort,但直到我走在前往小木屋的路上,我都依然没有下定决心该怎么做。

 

Mort远远就向我拼命地挥着手,蹦蹦跳跳,我看到他的嘴角扬起灿烂的弧度,他兴奋地喊叫道:“嗨,你来啦!哈哈,快来看!我找到以前给朱利安国王画的画了!你不是一直说想知道国王的样子吗,我现在就拿给你看。我画得不好,没有真正的他好看。画有些糊了,不过没关系……”Mort说着朝他的小木屋走去。

 

快点下定决心吧。我对自己说道。不然就来不及了,我会再也没有勇气离开这深陷的幻想泥潭。“不用了,我不看了。”我听到自己说。

 

Mort直直盯着我看。我只是木然地站着,说着一些仿佛不是我自己说出的话:“我不能再这样沉迷于幻想中了,不能再无用地期待一个不可能发生的世界。我不该再相信这些不真实的故事了,我不会再相信你了……”

 

话音未落,Mort就狠狠地扑到了我的脸上,他死死抓着我,用尖细的嗓音叫道:“连你也不相信我!你们都不相信我!你们全都是坏人!大坏蛋!”

 

“我当然想相信!”我不甘示弱地回怼道,“可是证据呢,你怎么证明你的故事是真的!你连故事的前因后果都讲不明白,逻辑也不通,叫我怎么相信你!”

 

“可这一切就是这样的啊!”Mort凄厉地大声尖叫,“我的所见所知本来就是这样,我只是把我经历过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你,至于其他的,我真的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真的!”

 

我被Mort震得退后一步,此时此刻我才猛然惊觉,Mort对这一切的认真超乎了我的想象。那些在旁人看来的玩笑,在他的眼中却都是真实存在过的。他从来没有将这一切当作或真或假的逗孩子玩的故事,而是将这一切当作一段宝贵的历史、一段曾经王国的回忆录来讲述的。一段只属于他的编年史和回忆录。

 

曾经我认为他是一厢情愿地沉醉在自己编织的美好幻想中不愿醒来,而直到此刻我才确认,他一直都清楚地活在自己所认定的真实里,从未睡去。当幻想被坚定地确信着的时候,幻想就成为了他的真实,对Mort来说唯一的真实。

 

为什么我这才明白这一点呢?如果是之前的我,我一定会乐呵呵地坐到Mort的身旁,心甘情愿地加入这个世界。而这时的我没办法再相信这一切了,这一切是虚假的,因而我知道自己不该再相信。我无法再融入Mort的世界中,我本就不属于那个世界,现在我该回去了。

 

于是我把Mort从脸上抓下来放到地上,然后转身便走,我拼尽全力忍着没有回头。我听到身后的Mort大喊道:“再也不见!”我能想象到他的大眼睛里燃烧着的熊熊怒火。我也顺嘴回了一句:“再也不见。”但其实我的心里不这么想,我还是给自己留了一条退路,说不定哪一天我又想回来了呢。

 

当时的我没想到那是真的最后一次见到Mort。

 

Mort是突然从马达加斯加岛上消失的。他的离开就如同他的到来一样突然。

 

那是一个狂风暴雨的夜晚。倾盆大雨、电闪雷鸣混杂着呼啸的狂风一起猛烈地袭击着整个岛屿。事后的清晨,大家发现有一棵粗壮的猴面包树被雷电劈出了一道焦黑的长长裂痕。

 

那一天我望向外面的风雨,有一瞬间想到了Mort那摇摇欲坠的小木屋,担心起它会不会被折腾到散架。然而那狂风怒吼终究是让我胆怯了,我只是躲在家里,没敢出去。那天晚上的事我是听一只胆大的狐猴说的。

 

事发时那只狐猴正在匆忙赶回家的路上,他顺路经过Mort的小木屋时却模模糊糊看到了Mort站在屋顶的身影。

 

这太危险了!他关切地朝Mort尽力喊道:“你在干什么啊,快点进屋吧!”

 

然后他听到Mort在激烈的雨声中听不真切的尖细嗓音:“快看呐!你有看到吗!那是朱利安国王!”那只狐猴顺着Mort所指的方向看去,却只看到丛林深处幽深黑暗,空无一物。还没等他仔细询问,Mort便一溜烟跳下了屋顶,朝那片黑暗中不顾一切地冲去。狐猴听到Mort凄厉地喊着:“朱利安国王!等等我,我来了!朱利安国王!”然后他便消失在茫茫一片的滂沱雨幕中。

 

那狐猴定睛去看之时Mort已经无影无踪,他不敢去追,第二天雨停了之后他才召集了其他狐猴一起去那片区域寻找。然而没有任何的痕迹,Mort也没有回来,他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没有狐猴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大家只能说,Mort这老狐猴这次真的发疯了,冲入狂风暴雨中不见了踪影,可能被fossa吃了,也可能被水冲走了。

 

一切又回归了从前。世界终于一切如常。狐猴们渐渐遗忘了Mort,好像Mort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毕竟有没有Mort,对他们的生活都没有任何影响。只是这一切太波澜不惊了,我偶尔简直会疑心,Mort到底是不是真的出现过。可这个想法一出来,我就禁不住嗤笑自己,如果Mort真的不存在,那么那无数个下午,我又是在和谁说话呢!

 

而事实证明,脚步真的是有记忆的。这一天下午我本来正闲庭信步地随意走着,等我回过神来,竟发现自己已经停在Mort的那座小木屋前了。四周一片寂静,只听得微风吹落树叶的声音,一切就和我第一次来到这里时一样,毫无变化。即使Mort不在了,这小木屋也一直都在,永远形影单只地伫立在这片空地上。

 

我迟疑了一会儿,最终下定决心推开门走了进去。窗外的光线照亮了屋内的昏暗,我看到一堆乱七八糟的杂物里有一块方形的突兀凸起,我走过去把它扒了出来。对着光,我看清了那是什么。

 

那是一幅画。

 

这绝不是一幅能在丛林中画出的画,至少在我所处的丛林中绝对不行。画上的是一只我从未见过的美貌英俊的环尾狐猴,虽然由于年代久远,狐猴的五官已经有些模糊不清了,但我还是能感觉到,我见过的任何一只狐猴都没有他那样好看。而就算如此,我却确信这画上狐猴的相貌及不上Mort口中那只的真实相貌的万分之一。

 

我抱着那幅画,细细地端详着,久久没有起身。

 

这天晚上我独自爬上了岛上最高的那棵猴面包树。我敞开四肢,仰面躺在它粗壮的树枝上。我闭上眼睛,想着Mort给我讲过的那些故事,让自己的思绪随风飞扬,不再去纠结那些合理与不合理,仅仅是进入那些故事。一切的不可理解仿佛都在此刻迎刃而解了,不再像魔咒一样困扰着我。

 

渐渐地,奇迹发生了,我感到周围的一切发生了变化。我第一次真正地进入了Mort所说的世界,它第一次真正接纳了我,它如同百花盛放一般在我的眼前一层层地慢慢盛开。

 

我看到热闹的水上滑梯和蹦床,我感受到飞机飞行时卷起的猛烈的气流和凛冽的风正刮过我的脸颊。胖胖的指狐猴絮絮叨叨地经过我的身边,他手中拖着的工作清单能绕整个国家两圈。橙毛的狐猴姑娘警觉地瞪着她的绿眼睛,她指着我厉声质问:“你,就是你,给我站住!”马岛猬神经兮兮地摆弄着他的发明,他的机器正奇怪地滋滋作响着。缟狸架着激光枪,小蟑螂停在他的指尖上发出嘶嘶的叫声,他们所乘的热气球渐渐飞向远方。来自纽约的四个庞然大物扭着腰,跳着他们特有的舞蹈。纽约的汽笛鸣声和人来人往的喧闹萦绕在我的耳边。四只企鹅从我的身边腹部滑行呼啸而过,领头的那只有着坚毅果敢的眼神,仿佛遇到再大的困难都不会让他退却。有着五彩羽毛的巨嘴鸟盘旋过我的头顶,随即轻快地落入了岛上的派对中。

 

这场派对比我梦到的所有派对都要恢弘盛大,音乐响彻云霄,如瀑布般倾泻的灯光投射出炫目的色彩,将漆黑的夜空映照成永不落幕的白昼。狐猴们尽情欢歌笑语,他们不停地唱,不停地舞动,跳舞就是他们的生命的一部分。而那只最英俊的环尾狐猴被簇拥在他们的中间,他也尽情地扭动着他的身子,他的王冠在灯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他的环尾巴随着节奏摇动着,音乐与舞蹈已经和他融为一体了。他转过头,这一次我终于看清了他的脸,他微笑着向我伸出手来。

 

我竟一时不敢睁开眼睛了。因为我知道一旦睁开眼睛,这一切的神奇和梦幻都会消失不见,变回乏味的现实。我的耳边只有风吹树叶发出的不赞许的沙沙声,我只会看到黑夜里的星星向我闪着困惑的光。

 

但这些都没有关系了。我终于明白,从来不是什么该不该相信的问题,而是我愿不愿意去选择相信。

 

而我已经相信了,相信了因为我的相信而在瞬间变得无比真实的一切。这所有的非同寻常的奇迹与冒险一定曾经真实地发生过,那故事里的光彩照人、耀眼夺目的狐猴国王和他的伙伴们一定在这个世界上的某一个地方真实地存在过。我前所未有地确信了,Mort的故事都是真实存在的。

 

至于Mort呢,他现在一定已经找到了他的国王,依旧紧紧抱着国王的脚,不肯松手吧。

 

【完】


我终于写完了,没有坑,高兴地转圈圈~ 

至于Mort究竟是怎么回事,就像本文的主旨所说(这小破文还搞什么主旨),你愿意相信什么,就是什么。(这不主观唯心主义么,我们要坚信唯物主义)

相信的心就是你的魔法!(串戏小魔女学园……)

我是比较喜欢Mort穿到类三次元的平行世界最后又穿了回去这个想法,不过后来我想到一个更酷的,有可能Mort是穿越到了很久以前,那时候的狐猴世界还是一个普通世界,而“我”受到Mort的启发,最终谋朝篡位,成为朱利安一世,开启狐猴王朝。这个是不是超酷的!

各种可能其实在文中都有涉及到,包括Mort的幻觉,“我”的幻觉,穿越平行世界,时光变迁,好吧我就不能直说自己也没想好才这样搞的嘛【捂脸】

评论(7)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