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ia

【Mort中心】王国回忆录(中)

(上)

可能会有剧情错误,有些动画/电影的剧情记不太清了,捂脸.jpg



有一瞬间我想掉头就走,远离这个无法沟通的家伙,然而离开的念头只在我脑中存在了一秒就消散了。我索性坐到了Mort的面前,决定听听他还有什么要讲的。要知道对于一个少年来说,比起老生常谈的各种事实,还是种种不可思议的故事更让我感兴趣。

 

“国王他亲过我的额头,”他骄傲地点点自己的脑袋,眼里满是掩饰不住的得意的光彩,“喏,就在这里,那亲吻的温度我到现在还能感觉得到。”

 

“他紧接着就一脚把我踢飞到好远好远,可爽了!”Mort咯咯笑着开始喋喋不休起来。“不过他常这么做,尤其是当我想抱住他的脚的时候。

 

“不过你知道吗,有一次国王允许我抱了他的脚,那次是因为我在自动售货机里呆了一天……”

 

而结果不出所料完全没有让我失望。那天晚上我心满意足地带着一个“Mort的自动售货机奇妙之旅”的故事回了家。自动售货机究竟是什么,我没见过也完全没有概念,只是从Mort的讲述中知道里面有数不尽的好吃的零食,薯片,奶酪条,甘草糖,种种琳琅满目闻所未闻的东西,Mort把它们一包包塞进了肚子,然后他就出去了。我咂吧着嘴,仿佛也同样尝到了那我从没尝过的又脆又香的美味。

 

妈妈一定看到了我的表情,她问我:“今天你玩得很开心?”

 

我抿嘴笑而不语。

 

第二天下午我再一次过去的时候,Mort比前一天更加热烈地表示了他的欢迎。“嗨,你又来了!”他快活地冲我挥挥手,邀请我进他的小木屋,拿出了一套我从未见过的新奇小器皿,往里面倒上水递给我。

 

我们对饮了一会儿,Mort突然说:“嘿,你让我想起来我的一个僵尸朋友,从前我们也是同样在这小屋里畅谈呢,就拿着同样的杯子!一模一样!”他顺势将手中的器具高高举起。

 

“……”我默默地放下了那个被他称为“杯子”的东西。

 

“从前你也常常在这屋里吗?”我赶紧转移话题,一时间忘记了一件事:我怎么知道Mort是不是真的在这岛上呆过?

 

“不常在这儿,”Mort干脆地回答道,“我当初在这岛上的时候,最经常呆的地方还是是国王的宫殿。”

 

接着他冲我神秘兮兮地笑起来:“那可不是一座普通的宫殿,它是一座飞行宫殿。”大概是看到了我的神色依旧迷茫,他继续解释道:“它是会飞的,宫殿从前就停在那棵最高的猴面包树上,从很久很久以前就停在那儿了,一直到朱利安国王的时期,有一天,在大家的努力之下,它飞了起来,直冲云霄,带着朱利安国王一起飞走了,飞到很远很远的天边去了。”

 

这时Mort冲我得意地眨眨眼:“哈哈,而我也跟着一起飞了,我趴在飞行宫殿的大翅膀上,和宫殿一起飞呀飞呀,白云一片又一片地从我的眼前、我的头顶穿过,我飞得好高好高啊。不过悄悄告诉你,我是偷偷爬上去的,我本来在最后一刻急急忙忙地冲到门前,可朱利安国王没等我进去就把门关上了。”有那么一瞬间,Mort的神情仿佛黯淡了一下,但这失落转瞬即逝,随即他又昂起了头,舒展开神情露出大大的微笑来:“国王真是太不小心啦!”

 

然后他继续兴致高昂地讲述了接下来的遭遇:宫殿飞行到一半的时候他就被风吹了下来,落到了海里,他一路被一条鲨鱼追赶着上了一片全新的大陆,进到了岸上的丛林,穿越了广袤的草原,最后在火山口再次和他的国王汇合了。至于那条鲨鱼,总算是掉进了火山的岩浆里,结束了它的一生,也结束了Mort这番倒霉的遭遇。按照Mort的说法,这就是当初他如何离开马达加斯加岛的经过了,真可谓是一场令人匪夷所思的离奇冒险。

 

而当我追问这段冒险的时间里国王在干什么的时候,Mort只是傻呵呵地盯着我摇了摇头。

 

我只好暂时按耐下我的好奇,毕竟这一个故事已经足够精彩,足够我浮想联翩半天的了。

 

后来我便常常到Mort那里去。

 

那是无数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我和Mort有的时候趴在柔软的青草地上,有的时候呆在他的小木屋里,有的时候爬到猴面包树的高高的枝头。但不管在何处,这些下午给我带来的都是无穷的惊奇与欢乐。

 

Mort跟我讲巨大的会讲话的芒果,长着血盆大口追着他们横跨了马达加斯加岛。他跟我讲他在另一个世界的决斗冒险,那里有无数个和他一样的鼠狐猴组成的庞大又凶狠的军团。他跟我讲突然出现在岛上的来自纽约的庞然大物,这个怪胎有着锋利的巨型尖牙和一头蓬松的鬃毛,“但他其实可温柔啦,是个和善的朋友!”Mort这么说。他跟我讲纽约,一个充斥着高楼大厦和钢筋水泥的远方世界。“那里很奇怪,会冷,有交替的四季,但很好玩,有着彻夜不灭的人造星光,它们整晚都炯炯有神地紧紧盯着你看。”Mort和他的国王曾在那里的动物园住了很长很长的时间。

 

这些故事让作为听众的我也不禁为之激动颤栗。我对这一切隐隐存有希望,就是明知道一定不是真的,心中却依旧抱有一丝期待,暗自妄想着看似平淡的生活背后是真的隐藏着种种奇遇。但要真的来问我的想法,那我自然是不相信的。的确,我爱听这些新奇有趣的冒险故事,但也为每一次Mort讲述时的言之凿凿而暗自发笑。

 

毕竟,就算除去Mort故事中所有听上去就全然不可思议的元素,里面不合常理的地方也实在太多了。

 

他试图让我相信曾经有一只指狐猴和他一起陪在国王身边,而他的体积有两个一般的指狐猴那么宽。“怎么可能有这么胖的指狐猴呢!”我脱口而出。

 

“是真的有!他就是,”Mort不满地跳着脚,坚持在空气中一圈圈比划着,“这么大!”

 

他也告诉我曾经有一只色彩斑斓的大嘴鸟在岛上到处飞翔,时不时将她所知道的各种消息全部告诉岛上的狐猴们。而我在马达加斯加岛上长这么大,却从未见过长成这样的鸟。(注1)

 

他还说过,曾经还有一只母狐猴也是他们的同伴。“可是后来,她不见了,她不再跟着国王了。”Mort说这话的时候满脸困惑,她究竟到哪儿去了,他自己也记不清了。“可我总觉得她好像变成了四只企鹅。”(注2)

 

“企鹅?狐猴怎么会变成企鹅呢?”我听说过企鹅这种动物,他们住在离我们有些距离的南极,而我这辈子估计都见不到他们,听说他们那边太冷了,全都是冰。

 

可Mort不说话了,低下头抱起他毛茸茸的大尾巴,专心致志地把玩起来。任我怎么问他,他都不回答。

 

有一次他提及:“你有没有见过一个坏女人?她曾经想要刺杀国王,当然最终她被我们大家一起狠狠地收拾啦,还是我给了她致命一击呢!企鹅们说,他们把她扔到了开往这里的船上。

 

“从那以后我们就一直呆在那个马戏团里了,世界上最棒的马戏团,到世界各地去旅行,做各种各样好玩的表演。我记得有一次企鹅们把我放进了一个机器里,出来之后我把朱利安国王一口吞下去啦!真是太好玩啦!”Mort说着又蜷成一团“咯咯”笑个不停。

 

“可是、可是,”这一次我真的怎么也忍不了了,平时Mort的故事里有再多的荒唐之处,我都能够当作是精彩故事的一部分而一笑了之,可这一次不一样,我禁不住辩驳道,“你的意思是,最后大家一起生活在这个由动物当老板的周游世界的马戏团里了,这就是这个故事的结局?可之前你明明还说你和国王和企鹅们当了邻居,从此就一直生活在纽约的动物园里了啊?你的话前后矛盾了!还有,你们是什么时候到纽约的动物园去的?是怎么过去的?为什么从你的故事中我总感觉你们同时既在纽约动物园又在非洲大陆?那你们又是什么时候跟着四个庞然大物一起去了欧洲?哦对了,为什么你们的企鹅朋友的行事风格总是变来变去的?”关于这一切,我有千百个问题想问,积压在心底的疑问此刻被我一股脑儿地抛了出来,我可以接受一个故事天马行空,可是Mort的故事里逻辑不通的地方实在是说不过去啊。

 

“你怎么这么多问题啊。”他心不在焉地继续抱住他的大尾巴,对我的一连串发问置若罔闻,“这些事情本来就是这样的嘛,有什么好解释的,你别这么小心眼。”他突然眼睛发亮地重新转过头来望着我:“还是来听我讲讲朱利安国王吧。你知道吗,有一次国王允许我抱住他的脚,那次是因为我们以为马达加斯加岛要沉了,大家都要死了,我们决定手拉着手度过这最后一刻……”

 

我一下子泄了气,看来我的疑问是没戏了。我叹口气摇摇头,Mort是真的很爱提他的朱利安国王。

 

他真的深沉地爱着这位只在他的传说中出现的国王先生,噢,还有国王先生的脚。几乎每一个我和Mort相会的下午,Mort讲述的每一次经历,每一段冒险,几乎都是以朱利安国王或者朱利安国王的脚开头的,哪怕朱利安国王在这个故事里没什么重要的戏份。他爱着国王和国王的脚,哪怕他现在已经弄丢了他们。一提起朱利安国王,他的话匣子就开始滔滔不绝。

 

“朱利安国王是全世界最完美的环尾狐猴,从没有一只狐猴像他一样,过去没有,将来更没有。他是最完美的,从王冠到头到环尾巴尖到脚都是!尤其是脚!我爱他的脚!”Mort用无尽的激情,热烈地赞美着他的国王,“自从国王的脚从fossa的利牙之下拯救了我的那一刻起,我的心就是它的了!我爱朱利安,我爱他的这双脚,这双完美的脚,我要抱着它永不分离!”他如同一个虔诚的信徒一般举起他的双手,似乎热情洋溢地在向着天空拥抱着看不见的神祇,那一瞬间,我仿佛看见了Mort全身都笼罩着狂热的光辉。

 

等Mort从对国王狂热的爱中稍稍平复了一点,他说:“有一次国王允许我抱住了他的脚,那次是因为我和莫里斯弄坏了他的王座,我们和他吵架了,互相谁也不理谁,朱利安国王和我们划清了界限,不过最后我们还是和好了,一个温馨的抱抱。”Mort愉快地微笑着:“我记得那一次朱利安国王和布偶娃娃们开起了派对,后来他向我们介绍了这些布偶朋友们!”

 

“你真该见见朱利安国王开派对跳舞的样子。国王还在马达加斯加岛的时候,每一天晚上都是无尽的派对和狂欢,国王就站在高高的岩石上,被万千只狐猴簇拥着,他在最中心狂热地扭动着身子跟随音乐跳着舞,他毛绒绒的环尾巴也跟着一起灵活地摇动着,我们也跟着一起无休止地跳上一整个夜晚。”

 

我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想象着这样的景象,想象着一个完美的朱利安国王,想象着朱利安国王开的派对。

 

“我记得在岛上时曾经为朱利安国王画过很多画像,可是现在都找不到了,有机会找到给你看,给你看看他到底有多完美!啊,我想起来那一次国王也允许我抱了他的脚,那次是因为他为扔了我所有的画而向我道歉,我好感动……”

 

但Mort接下来讲了什么,我一个字也没注意听。我的心思早就飞到朱利安国王日夜狂欢的盛大派对上去了。

 

没错,派对,舞蹈,音乐,狂欢,整夜整夜无休无尽的纵情欢笑。这是在Mort讲述的所有吸引我的故事中最吸引我的一部分。

 

根据Mort的描述,朱利安国王将派对和欢乐带回了狐猴王国,从此,音乐和舞蹈重新成为了每一个狐猴生命中不容分割的一部分。可是,我们狐猴群落从不跳舞,我长到这么大,也从未有任何狐猴长辈会跳舞、教过跳舞或是听说过曾经有狐猴跳过舞。自然,我们也从来没有开过什么派对。

 

Mort有一次疑惑地问我:“你们怎么会不跳舞、不开派对呢?”

 

“可事实就是这样啊。”我沮丧地托着腮。

 

Mort也跟着耷拉下耳朵:“可我以为,每一只狐猴都会喜欢跳舞的。你们走路时蹦蹦跳跳的,不是在跳舞吗?”

 

我摇摇头:“可我们不把这叫做跳舞,我们管这叫生存。”是的,生存,我们在树上蹦蹦跳跳,在地上也蹦蹦跳跳,爱玛姑姑常常教育我们这是为了躲避天敌的攻击。我从没想过能将这严肃的事情和充满欢笑和乐趣的舞蹈派对联系起来。

 

我更加沮丧了:“而且没有音乐,没有灯光,更不可能有派对了。你们那时候哪来的那么多好玩的?”如果你说的是真的话,我在心里加上一句。

 

Mort突然蹦跶着跳了起来,神情和语气都是不容置疑的严肃认真:“没错!你们好玩的东西太少了!你们天天只是从这一棵树荡到那一棵树,我看你一定很无聊!我带你四处玩玩!”“诶?”我尚未反应过来,Mort就不由分说地示意我跟上他。

 

从这天起,我和Mort每天下午的“讲故事”时间就变成了“边游览全岛边讲故事”时间。他带着我走过这座岛上的各个角落,他口中他曾踏足过的角落,然后他告诉我他在这里曾经的见闻和奇遇。

 

他带着我来到岛上最高的那棵猴面包树上,一溜烟爬到树顶的枝头上告诉我:“那飞机,那国王的飞行宫殿从前就停在这儿。”可是我瞅瞅这光秃秃的树枝,猴面包树还在,树上的飞机却不见踪影,甚至没有任何痕迹表明它曾存在过。“所以我说它飞走了嘛。”Mort一脸理所当然。

 

他带我走过一座岩石山旁边的小湖。“从前这里有一座很精巧的水上滑梯,狐猴们都在这儿玩,从顶上一直滑到底,细细的水花都会扑到你的脸上。”路过一小片灌木丛旁边的空地时他说:“以前我们都是在这里玩蹦床的,有好多台蹦床,要是你跳得高,岛上很远很远的风景都能尽收眼底。朱利安国王的蹦床是跳得最好的。”他指着一面陡峭石壁前的高高石台:“我们那时就是在这儿开派对的。”

 

我简直惊异于他对整个狐猴集居地的熟悉,似乎他本能地就知道这些地方的位置,明明在我们看来Mort才是岛上的陌生来客,可他却真的如同这小岛久别重逢的老友一般对它了如指掌,仿佛阔别多年,却仍记忆犹新,如数家珍,而同时也为这一切都与他心目中不同而困惑不解。他不止一次地反复问我:“为什么不见了呢?”他的盈盈大眼睛闪着疑惑的光。我几乎要相信Mort的确是在马达加斯加岛上呆过的,也许是在很久很久以前,真的有过这样一个充满欢笑的狐猴王国,但是Mort离开了很长很长的时间,长到斗转星移,到他再次回来的时候,一切都变了。但我实在不敢这么想,因为如果是这样,Mort到底活了多久了?他都不会变老吗?

 

而让我惊异的另一件事就是Mort的活力和精神。他好像不知道疲累和退缩怎么写一般,永远都勇往直前地向前冲去。有好几次和他一起爬树,已经爬了一下午的我正靠在树底气喘吁吁,他却早已飞快爬到了树顶。我抬起头,勉强看到他小小的身形蹦跳着冲我欢快地挥手:“你快上来呀!”然后要是一不小心摔下来,灌木丛里立刻会响起他丝毫不减活力的声音:“我没事!我很好!”

 

还有一次,我和Mort走在一片少有狐猴去过的偏僻树林里,我心有惴惴,却看他只顾哼着小调昂首阔步往前走。而一只马岛缟狸好巧不巧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我当即吓得想后退逃跑,可面对这食肉动物,Mort却毫无惧色,他热情地冲到缟狸的面前打起招呼:“嗨,怎么没看到你的小蟑螂呢?”幸而那缟狸似乎反被Mort无所畏惧的态度吓到了,转头便刺溜一下消失在树丛之中。(注3)

 

诚然,Mort这样的旺盛精力带来了不少麻烦,可要说实话,我真的很羡慕Mort,永远像每天初生的朝阳,每一天都比前一天更加精神百倍,更像重获新生。即使是一次次的倒霉,也决不会击垮他似乎无尽的热情,阻止不了他再一次斗志昂扬地拍拍脑袋爬起来。有时我真的奇怪,我们怎么会本能地默认Mort的高龄呢?不论是外表,声音,还是行为,没有一样显示得符合他的年龄,我甚至觉得他比我这个年岁的年轻狐猴还要充满活力,还要显得年轻,当我每一次累得走不动时,他却依旧若无其事。我总感觉他和我们简直不是一个世界的。不论是他这只狐猴本身,还是他讲述的故事。

 

去找Mort的每一个下午,就像进入了一个新的世界,一个Mort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Mort告诉我一切他深信不疑的故事,而这些故事在我的世界里是完全不可能发生的。而每当快到傍晚的时候,Mort坐在草地上开始昏昏欲睡,眯着眼睛盯着一个似乎并不存在的遥远的天际,喃喃着一些和国王以及国王的脚有关的轻不可闻的呓语。这个时候我就知道我该回家了,Mort躺在猴面包树硕大的树影下,那阴影和夕阳似乎将世界分割为了两块。然后我转身离开,离开Mort的世界,重回我所处的现实世界。这一切在那一个个下午循环往复着。

 

 

注1:Xixi是一只巨嘴鸟,英文为toucan,主要分布于南美洲。

注2:个人感觉Clover有企鹅帮混合的特点。

注3:Karl是一只马岛缟狸。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