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ia

【Mort中心】王国回忆录(上)

终于决定发一篇文,希望我能写完不要坑……

预警: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写这篇东西,目前的内容也完全没进入正题……

简介:听老狐猴Mort讲那过去的故事,故事中有一个繁荣昌盛的王国,一段非同寻常的冒险,一位美貌英俊的国王,噢,当然了,还有国王的脚。

POM,AHKJ及电影的混合同人

声明:人物不属于我,ooc属于我。

cp:没啥cp吧,就大家都知道的Mort喜欢Julien(的脚)


Mort是突然出现在马达加斯加岛的。

 

是有多“突然”呢?就是前一天的夜晚马达加斯加岛上还没有这样的一个Mort,而在第二天的白昼到来时,他就已经在那座废弃多年的小木屋里安营扎寨了,并对着每一只早起的狐猴过分热情地打起招呼来。

 

一切仅仅发生在这一夜之间,而在此之前,从未有任何一只狐猴听说过或谈起过他,更不用说认识他了。

 

没有狐猴知道Mort是什么时候、从什么地方来的。

 

然而大家竟然都奇迹般地接受了这个突如其来的不速之客。不知为何,狐猴们迅速且欣然地习惯了他的存在,没有任何的异议,Mort就这样顺利得有些可疑地融入了马达加斯加岛的狐猴群族,仿佛他原本就是属于这里的一员那样轻车熟路。

 

不过接受是一回事,是否与他结交又是另一回事。几乎没什么狐猴把Mort当一回事,一方面可能是他的身形过分娇小,太容易被忽视了,另一方面则是他的脑子似乎并不好使,时常会犯傻,说出一些没人听得懂的疯话来。

 

故而大狐猴都警告小狐猴们离那个“小傻瓜”、“小疯子”远一点。

 

可是我和他们不一样,反倒很喜欢和Mort聊天,只要一得空,我就会往他的小木屋那儿跑,然后听他讲上一下午的奇妙的故事。

 

最初的事情是这样的。一个少年的好奇心永远是最难抑制的,尤其是当这件事是被大人们明令禁止的时候,反而往往会适得其反,让孩子们愈发想要破一破这些规矩和禁令。他们越是说着“不许,绝对不许”,越是让我止不住地心痒起来。因而,那些教诲我一个字也没听进去,最终,怀着一颗期待兴奋又隐约有点害怕的心,我来到了Mort的那座小木屋。

 

Mort的小木屋在狐猴群落偏远的边境那儿,我一路在树上小心翼翼地跳过去,幸而没有狐猴发现我的古怪行踪,我顺利地到达了目的地。我到的时候,这地方一片寂静,只听得到微风吹落树叶的声音,那座小木屋形影单只地伫立在这片靠近灌木丛的空地上。

 

我突然有些紧张起来,说实话,这种情绪来得毫无道理,但我仍不由自主地轻手轻脚地靠近了那幢屋子,小心地敲了敲门。不出所料,没有任何应答。

 

正当我站在小屋门口不知所措的时候,一声细声细气的尖叫突然从我的头顶上传来。我还没来得及细想,一团小小的毛茸茸的东西就猛地砸到了我的脸上。我被它紧紧地攀住了,眼前顿时一片漆黑。


这什么东西?我在惊恐之下的本能反应是毫不犹豫地揪起这团不明物体,用尽我最大的力气把它狠狠甩了出去。然而我在做完这一举动的下一秒钟就后悔了,因为这团东西在被我扔出去的瞬间发出了一阵同样尖细的惨叫声,它飞了出去最后重重地砸在了一根树干上面,随即慢慢滑了下去。然而事情还没有结束,它紧接着落到了一株仙人掌锋利的刺上,又是“哇”的一声惨叫,它终于弹到了地上,可一只大芒果又从树上掉了下来,结结实实地打中了它,我从它的一声含混的闷哼中这么推测。

 

一想到这一系列飞来横祸都是由于我的一时冲动造成的,我既愧疚又心虚,忧心忡忡地跑了过去,捡起了压住那小东西的芒果,小心地问他:“你还好吧?”

 

他抬起眼,用闪着水灵灵的光的眼睛直直与我对视,对我挥了挥手,然后用令人难以理解的乐观语调愉快地喊道:“我很好!我没事!(I'm okay!)”

 

这就是我和Mort最初的相识。

 

“你好,我是Mort!”在我把他扶起来的时候他自我介绍道。其实我心里也已经隐隐约约猜到了这一点。

 

我几乎没见过Mort,只是依稀记得它是一只小巧可爱的鼠狐猴,可奇怪的是尽管他的外表和声音都显得很年轻,却没有一只狐猴质疑过他年事已高,在这方面大家的口径犹为统一,仿佛每一只狐猴直觉上就能感到Mort已经很老了。他的高龄是一个毋庸置疑的事实,不过至于有多老,大家都不敢去猜测。谁都不知道Mort平时在干什么,他神出鬼没,只是偶尔有几次我见到他在不恰当的时间出现在不恰当的地点,然后狠狠地摔倒或者被什么东西砸中,但接着总会意外轻快地叫喊着:“我很好!我没事!”那么这一次他又是在干什么呢?

 

“你刚刚在做什么?”好奇心驱使我问道。

 

“我在找脚!脚,我的脚!”他用细声细气的嗓音拖长了声调叫了起来。什么脚?还没等我反应过来,Mort就扑到了我的脚前,竟自顾自地对我的脚评判起来。“你的脚算不错的啦,我见过的很多脚都比你糟上几百倍!”真是哭笑不得,这算什么,到底是在夸我还是在损我啊。

 

他接着叫道:“不过没有一双脚能比得上他,只有他的脚是我的最爱,他的脚是最完美的!脚!”随后他便躺倒在地上打起滚来,似乎沉醉在他的幻想中,对周围的一切毫不在意,一边嘟囔着一些几不可闻的低语。我仔细地听出他不停地喃喃着“我的脚”、“国王的脚”、“我的国王”之类的话。

 

“你说谁的脚?”我禁不住问他。

 

Mort听闻突然直直坐了起来,仿佛一下来了精神:“国王的脚,朱利安国王十三世,你最近有见过他吗?”

 

“国王?什么国王?”

 

“当然是狐猴王国的国王呀。”他回答得就像是承认太阳每天从海平面上升起一样顺理成章。

 

我哑然失笑。这下我可总算明白大狐猴们为什么总说Mort“半疯半傻”了,今天竟让我亲身见识到,看来Mort的脑瓜确实不太正常。

 

我好心地试图纠正他:“你要知道,狐猴是没有国王的,狐猴群落的领头都是母狐猴,而就算这样,我们也不称她为女王。”母狐猴天生就拥有凌驾于我们公狐猴的权威,领导狐猴群落的永远是一只母狐猴,我们现在的领导者就是爱玛姑姑,一位坚定而果敢的女士。这是每只狐猴生来就明白的道理。(注1)

 

Mort眨巴着大眼睛,歪着脑袋,用震惊又困惑的目光盯着我看了一会儿,似乎在消化着什么惊天大难题。“不可能,难道朱利安国王是女的?不会的,我可是验明过他的真身的!嘿嘿嘿!”说到这儿,他的嘴角重新上扬了起来,他快活地咧嘴笑着,这神情告诉我他又坚定不移地自信着他荒谬的错误观念了。他信誓旦旦地坚持道:“绝对是有国王的。”

 

我再一次确定,Mort不是本来脑子就有问题,就是太老了,记忆开始错乱了。因为即使是我们群落资历最老的,也从未听说过马达加斯加岛的狐猴有过什么国王。

 

注1:三次元的环尾狐猴是母系社会。


评论(3)

热度(15)